Smei_ly°

—Horizon—:

《弱虫ペダル》山坂

真波山岳: @Dy_小镝 

小野田坂道:自分

摄影: @汣尘  @綺語 老爷

STAFF:黑子、未娶

——摄于2014.10.04-05


山坂终于生出来啦!撒花~~~

每年都有一部让我认识好多好多新的小伙伴的作品呢=w=去年是巨人,今年肯定是小单车了!ONLY真的好开心!

山坂算是我第一个萌上的CP?现在墙头越来越多了……【咳咳咳咳

和小镝合作很愉快XD小伙伴们都被池飞了有木有!!

现在看看骑行服好冷哦……【抖 


明年还有T2的计划~\(≧▽≦)/~期待ing~~

其实撇开小单车我现在更想拍钻A啊嘤嘤嘤

电脑卡死我了摔!!还有啥想到了再补充吧【。OTL


甜雨雲:

エネの电脳纪行

不是用自己喜欢什么,而是用自己讨厌什么来诉说自己吧!!主人!!


ENE cn:乐仔

PHX:胖叔


总算是圆满了自己想出小ENE的心愿啊~

ENE一直都是我在阳炎里最喜欢的角色,从一开始在伸太郎的电脑里捣乱的时候就无法自拔的喜欢上了QVQ那种活泼阳光的性格真的很吸引人。再后来知道了ENE的前生榎本贵音的故事以后有很心疼她,经历了那么多都笑着走到现在的她实在是让我再次不可救药的喜欢上了这个角色。

因为后期不是很好所以没有弄出想象中电脑病毒的感觉,因为是第一次私影所以动作表情也不是很到位呢TUT~

希望能再有机会出一次小ENE~一定要比这次出的更好w~


纸鸳记.:

東京喰種トーキョーグール 

金木研 cn 一之瀨光 

雾岛董香 cn momoko桃子_  

Photo thx 邪邪V 

Staff thx 阿花没有微博 D子魔王嫁 

速报两下下 总裁与女总裁系列【够。 

大图900宽。

《天真无邪当饭吃》厨师瓶邪+HE

隔壁做菜的:

第二十五章
然后两人就这样过完了大一,上课,做菜,睡觉,一天一天。两人会讨论专业课的问题,这个时候张起灵的话最多。吴邪听着小哥的见解,倒觉得跟老师讲得一般好。胖子也会插几句嘴,常常提供两人想不到的思路,然后得意洋洋,在吴邪的怒目下留下来蹭饭。做菜,张起灵的厨艺渐至佳境,中国九大菜系的菜都多少做过,当然最擅长的是川菜。添了一些厨具,外国菜也做,多是点心类,精致有趣。张起灵最喜欢看吴邪拣点心渣子,习惯性地用舌头卷了嘴角绒毛上的香甜,吧唧吧唧,然后如仓鼠般再啃一口,吃完了就望着自己,自己再投喂他第二块。两人常常因为一道菜要跑很多地方买食材,有时候还得从国外代购,不过甘之如饴。胖子的肚子大了几圈,云彩还是没追到手。睡觉,常常地亲吻,实在算不上高的做ai频率。有时候是忍住了,张起灵想珍惜着来,怕吴邪受不了,毕竟还有一辈子呢。有时候用手解决吧,其他时候似乎根本就没有这个想法。记得大一寒假收假第五晚,别问为什么不是第一晚,张爷爷住了几天,然后第二天要上课的日子不敢造次,躺在床上,两人突然觉得很悠闲,第二天不用上课,张爷爷又走了,没有什么事放在心里的感觉还挺别扭的,似乎应该做点什么不然很无聊。
“小哥……我们……要不要那啥?”吴邪含着张起灵胸前那一点,赤果果的勾引,明明是询问,手已经抓住张起灵的xia身摆弄起来。
结果是,吴邪都要被张起灵干哭了。越是求饶越没用,最后只能骂:“张起灵!总有一天……嗯……我要干……死你!”被皮带缚了双手,咬牙切齿。
“哦~还有力气骂人?”挑衅的声音,扶住了吴邪,然后是更猛烈的抽cha。
把吴邪吃干抹净之后,张起灵舔着某人悔恨的泪水,还不忘说:“吴邪,留你一口气,等着你以后干死我。”故意强调了某些重点词语,满眼笑意。
对了,这种时候是张起灵说话第二多的时候。
运动,下雨的时候在家里其他时候在操场上,有时背上箭去练习,吴邪抱怨道:“我这技术练四年都打不了野兔子别说一年。”哪知别的专业可羡慕可羡慕只有中文系才有中华射艺这门课。
虽说生活规律健康,可有一次吴邪还是病得惊天动地。夏天,大概是中暑,开始是头晕,喝了一瓶藿香正气水,睡了一下午,头反而疼得更厉害。张起灵给喂了药,好容易睡着,总想着第二天应该没事了。半夜的时候却迷迷糊糊喊冷,头更疼了,抱着马桶吐,张起灵把吴邪裹严实了抱下楼,打车去了最近的医院,下车的时候一见风又抱着垃圾桶吐了一把。吴邪见张起灵神色焦虑,知道小哥着了急,还冲他安慰地笑笑。挂了急诊,半个小时就来了个护士摸了摸额头。张起灵问还有多久排到,护士瞥了张起灵一眼,甩了一句,等等,没看到人挺多吗?张起灵霎时六神无主起来,以前看到医闹新闻的时候总觉得是病人家属不讲理,如今,看到心尖上的那块肉难受成那样子,只怪自己不是胖子那样的性子,不然早就掀了整个医院泄愤。
张起灵跟吴邪在外面从来都是规规矩矩安分老实的,如今也全忘了那些狗屁顾虑。张起灵抱着吴邪小声哄着,帮他揉着太阳穴,只盼着能减轻吴邪的痛苦。这样耐心将就的模样,说出去旁人都不会相信。吴邪瘫在张起灵怀里,脸色惨白,平时亮晶晶的大眼睛早没了神色。
张起灵猛然记起爷爷有个老同学是杭州某个医院什么科的主治医生,虽然可能不认识这医院的人,病急乱投医,但凡有一点点可能也还是要试试。于是把爷爷吵醒,张爷爷听到电话那头竟是哀求的语气,也不管是不是半夜了,赶忙给老同学打了电话,说是自己的孙子,张起灵,生病了,在什么医院急诊室,等了半个小时没人搭理,问她有没有啥关系,能帮忙想想办法。老同学听了,知道这张起灵是张爷爷的宝贝,半夜打电话找到自己,那肯定是实在没有办法了。还好自己认识那医院的一护士长,又给护士长打电话,说是自己孙子,就是自己老伴二弟的那个孙子,快给想想办法。
终于,几分钟后来了一护士,问谁是张起灵,张起灵示意是怀里这位,护士走上来,问了问情况,摸了摸额头,看了看舌苔,掰开眼珠子一看,先做个全身检查吧。又没有车,张起灵一路给抱去的病房,两人间的病房,把另外一位病友吵醒了,倒没恼,只是笑盈盈地说,看把孩子折腾得。
做了检查,说了,就是中暑,但是这么严重,先住着吧。输上液,吴邪沉沉睡去了。张起灵想着爷爷肯定记挂着这事儿,就去走廊里给爷爷回电话。
“你也趴着睡一会儿吧,明天起早给小邪弄点粥,生病的人吃清淡点好。”
“嗯。爷爷你快休息吧。谢谢爷爷。”
“好好。”
第二天吴邪似乎好转了,勉强饮了一大碗清粥,张起灵松了一口大气。班上的人都涌到医院来看,总想着都住院了肯定需要好好慰问。
待人走后,吴邪说想上厕所,张起灵拦腰一抱。
“小哥别这样,还没病到那种程度。”于是裹了外套自己下了床。
病友爷爷问了:“是亲兄弟吗?”
张起灵摇摇头又点点头。
病友爷爷感了兴趣,问:“那是什么?看你照顾得那样仔细,我以为只有兄弟之间才做得到。”
“是亲人。”是爱人,所以摇头,是兄弟,所以点头。
“呕~”又开始吐。
张起灵找来医生,说了,没问题,继续输液。先别吃东西了。张起灵耐着性子又等到晚上,吴邪吐是不吐了,应该是没得吐了吧,头依旧痛,大夏天的还要盖个棉被。张起灵看着医生杀气逼人,说了这辈子第一句脏话:你TM到底怎么开的药!
再熬了一天,吴邪倒也争气,又好了,跟没事人似的。还吵着要吃肉,很多的肉。
行吧,吃肉。张起灵在心里叹口气,翻译过来就是:真是磨人的小妖精。
几乎是形影不离了,除了放长假。放长假分开,吴邪给张起灵打电话,总是响一声就接了,一定是等在手机前的。吴邪最受不了张起灵这样的小举动,感动死人了。于是约定了,每天都打,晚上九点左右,虽然除非吴邪是问“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办”这样的问题,电话那头照例都是嗯一句。
总之呢,这样的日子两人都还没厌烦就对了,那就继续过下去吧。

施先生:

#作为一名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党员,今天给诸位展示一下我点亮的其它技能树#
前几天收东西,找到了之前的在网上学着做的莹石项链,银丝的颜色变旧了,重新拧了一下,顺便po个教程上来。
这个良心教程的名字叫做“我就不信还有比这更好做的项链”。
材料都可以在马云网上买来,关键词搜莹石就好,颜色随你挑,绿色的我觉得最好看,夏天戴看着也清爽。
买来的石头切面不怎么平整,最好自己打磨一下,要是能抛光更好。不过不能的话也没关系啊,天然即美。
图2是自己打磨过的石头,那时候在下又闲又穷,用砂纸磨哒。
第6步的时候,把银丝绕回到上头,多缠几圈,尽量不要把银丝的头戳出来,以免扎伤妹纸们娇嫩的皮肤(づ ●─● )づ
最后,真的特别好看!巧手妹子自己做,送基友,汉子做了送女票,不要太简单哦。
#叫我雷锋就好#

也就这么回事嘛:

《十年》明信片套组的特典长条形海报_(:3」∠)_

截个局部~

祝大麦!(。



果然还是画账号卡带感些!

但是又很难画!

真苦恼……

無為城:

光是聽到這首就會難受,媽呀沒法看后面幾部了。